北京pk10腾龙计划手机端

妙龄也认得李鱼此时站在一旁好奇地看他若非她

 想了一阵儿,华姑失望地摇了摇头,道:“这个故事不好!这二郎神是个没骨气的,他娘亲是被玉帝镇压在桃山之下的,他劈山救母后,也是玉帝派金乌神鸟烧死他母亲的,
 
罪魁祸首是玉帝啊!结果他只杀了金乌了事,居然还接受玉帝赐封,真是没出息!”
 
    李鱼心中一阵悸动,看着她道:“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呢?”
 
    华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土,把小胸脯儿一挺,双手叉腰,神气活现地道:“若我有三尖两刃枪,有开山神斧,有七十二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我就反了玉帝,剥了
 
他的龙袍,夺了他的宝座,自己做玉帝!天下待我不公,我就自己坐天下!哼!”
 
    李鱼看着这九岁小萝莉眉飞色舞的模样,一股暖流缓缓地流转在心田之间:“谢天谢地,她回来了!她还活着!”
 
    一切,一如昨日。
 
    晚上,李鱼把找到养蜂人工作的事告诉了潘氏,潘娇娇又喜极而泣了一次。
 
    李鱼又遇到了晚归的吉祥姑娘,这一次李鱼没有情绪激动,但他还是忍不住责骂了吉祥一番,这个傻丫头,从小没娘,受人欺凌,在李鱼看来,她已根本不懂得该如何保护自
 
己。
 
    李鱼大概猜透了她对继母为何如此的温驯,为何在家里如此的任劳任怨,为何把辛苦赚来的钱全部无怨无悔甚至主动地交给继母。她是天真地以为,自己对继母多孝顺一些,
 
对家庭的贡献再大一些,父亲和继母就能重视她一些,对她疼爱一些。
 
    她缺少亲情,希望能够得到亲人的认可与温情。然而,有些人是感化不了的,这世上疼爱继子女一如自己亲生儿女的继母固然是有的,但绝不是她的继母余氏这样的女人。
 
    她是如此乖巧、懂事,为家庭分担如此之多,如果余氏还有半点良心,待她也不会如此刻薄。现在,余氏又已有了身孕,不管她生下来的是男是女,总归是她的亲生骨肉,介
 
时毫无疑问,她的爱会更加地分摊在自己孩子的身上。
 
    李鱼很清楚吉祥无怨无悔的付出,最后将两手空空,毫无所获。所以虽然明知她未必听得进自己的话,依旧不厌其烦地教训了她一通。
 
    翌日一早,李鱼提前出了门,因为他已知道郭怒大概几时来寻他。如此一来,他就没有碰到郭怒,当然也就没有吉祥偷听到他拿自己做为择妻标准的一幕了。
 
    李鱼提前出门,又没了郭怒的纠缠,所以提前半个时辰就赶到了武都督府后山,阳光喷薄而出,花瓣上还缀着许多的露珠。管平潮背着双手站在油菜花田里看着他,油菜花在
 
他胸前拂来拂去。
 
    眼见李鱼赶到,管平潮抬眼看看天色,满意地噗点点头道:“不错,还算勤快。来,今天为师教教你如何挑选精壮的新女王蜂,这是选新王、换老王的关键一环,关系到来年
 
蜂群的数量……”
 
    李鱼唯唯喏喏地跟在后面,心不在焉地听着已经听过一遍的话,暗暗琢磨着自己的心思。
 
    时光倒流了十二时辰,他有充足的时间仔细思量该如何应对今日的危机,救华姑于危难之中。他曾想过闯去武都督府,把事情源源本本地告诉武士彟,但要让武士彟相信他的
 
话,李鱼设身处地的替武都督想了想,觉得实在不可能。
 
    不能借助武士彟的力量,那么他想救华姑,就只能靠自己。李鱼摸了摸藏在怀里的菜刀,又看了眼弯腰指点着蜂箱的管平潮,双眼微微眯了起来: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就等
 
那两个杀手出现了!
 
 第035章 黄雀在后
 
    午后,最紧张的时刻即将到来。
 
    管平潮如同李鱼所经历过的那样,赶去另一座山头照料摆在那儿的十几箱蜜蜂了,李鱼一见师傅走远,马上着手准备起来。
 
    太阳一点点向西移动着,李鱼吃过早晨带来的午饭,又在树荫下休息一阵,养足了精气神儿,再抬头看看天色,便从怀中取出菜刀,藏在腰带上,慢慢地踱了出来。
 
    “李鱼,大李鱼,好大好大的大李鱼,你在哪儿呢?”随着娇憨的少女叫声,华姑从武家半掩的后门儿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
 
    李鱼早在附近候着,一听叫声,一双锐利的眼睛立即向左右油菜花田中望去。事先有了准备,果然不尽相同,饶是花田浓密,藏身其中不易察觉,但是因为两个杀手就藏在近
 
道边处,所以李鱼还是很快就发现了两处异样的所在。
 
    李鱼心中一紧,立即向华姑快步迎去。华姑看到李鱼,快乐地向他招着手,雀跃地道:“昨天才刚听了个开头,快快快,快给我讲,白娘子在断桥遇到了前世恩人,后来怎样
 
了。”
 
    李鱼生怕惊动两个杀手,也不声张,只管快步向华姑奔去。眼看华姑跑过来,小辫子还在肩头活泼地一跳一跳,李鱼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李鱼想救下华姑,他独自一人,倒不敢保证一定能力敌两个杀手,但是只要能救下华姑,让她成功逃回武都督府,经此一事,武家必然会加强戒备,那时也就不用担心华姑再
 
会遭遇刺客了。
 
    两个凶恶大汉举着刀,从油菜花田里冲了出来,此时李鱼堪堪从他二人藏身处冲过去。华姑看到路旁突然冒出两个人来,不禁吃惊地站住。
 
    “快走!有危险!”
 
    李鱼沉声大呼,向前冲去的身子猛然又加快了些脚步,一把牵住怔在当地的华姑,拔腿就往武家后门跑,一边跑一边大叫:“有刺客!快来人呐,有刺客!保护二小姐……”
 
    华姑这丫头倒也机灵,虽然她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杀她,也不明白李鱼为何有点未卜先知的样子,但还是顺从地让李鱼牵着手,飞快地向自家后门逃过去。
 
    李鱼一边跑一边紧张地回头看,那个杀手的掷刀绝技曾经差点儿把小小的华姑劈为两半,那一幕他可不曾忘记。
 
    “呼~~”
 
    杀手果然掷出了他的刀,刀化光轮,呼啸而来,幸亏李鱼早有准备,一见钢刀呼啸而至,立即把华姑向旁边一推,大喝道:“闪开!”
 
    华姑摔向一侧花田,李鱼也顺势倒向另一侧,幻化成光轮的刀从二人乍然一分的身影中间呼啸而过,差之毫厘,就要劈中他们的手臂。
 
    李鱼惊呼一身冷汗,但动作却是毫不怠慢,他纵身一跃,一只蜂箱已经举在手中,奋力掷去。
 
    这些蜂箱本来放在距武都督府后门稍远的位置,但管师傅离开后,李鱼已经把它们一一搬到了都督府门后门左右的花田里,充作对付杀手的武器。
 
    但是这一回不同于上一次,由于李鱼带着华姑逃向同一方向,掷刀大汉冲在前面,所以这蜂箱首当其冲是掷向他的。
 
    那大汉此时空着双手,一见黑乎乎一口箱子掷来,奋力一掌拍去,将那蜂箱拍得掉落一边,虽然有些散了,但并没有坏掉。
 
    蜂王未死,蜜蜂虽然受了惊吓,却并没有乱作一团,李鱼也知道既然他改变了过去,不可能所有事情还一丝不变地重演,所以见此变化也未惊慌,他逃出两步,向华姑大叫:
 
“快回府去!”说着又抱起一口蜂箱,再度掷了出去。
 
    李鱼一连掷出四口蜂箱,其中一口终究还是被提刀追上的刺客劈烂了,再加上其他三口蜂箱中冲出来向人发起攻击的蜜蜂,两个杀手被蜂群包围了。
 
    李鱼松了口气,他取出菜刀,小心地盯在外围,像一头稍有机会就会扑上去的狼,但两个杀手已被蜂群困住,显然已经不可能对他发起攻击了。
 
    李鱼忽然注意到旁边有人,扭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华姑居然没有趁机逃回府邸,而是站在他旁边,微微歪着头,好奇地看着两个对着蜂群挥拳动腿、舞动大刀的杀手。
 
    “李鱼哥哥,他们是来杀我的吗?我跟他们又没有仇,他们为什么要杀我?”华姑诧异地开了口,李鱼气道:“你这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大,还不快回府去。”
 
    华姑向他扮个鬼脸,笑道:“他们如今自顾不暇,还有余力杀我么?再说啦……”
 
    华姑向武府方向指了指,得意洋洋道:“你瞧!”
 
    李鱼扭头一瞧,几个青衣短褐的武府家丁已经提着刀枪冲出了武府,不禁也松了口气。
 
    两个刺客光是招架那些蜜蜂就已手忙脚乱,又见武家冲出这许多人来,情知无法得手,只得亡命地逃去。
 
    得知有刺客刺杀二小姐,马上就有一个唬得变了脸色的武府家丁奔回去向都督禀报,其他人则围住了华姑和李鱼,听他讲述经过。李鱼也不知那歹人是何来路,只能将所遇经
 
历说给他们知道。
 
    这边热热闹闹的,一些在武家后宅里做工的杂役女仆也都闻声赶出来看热闹。潘大娘待出了后门,才知道赶走刺客、救下二小姐的竟是自己的儿子。潘大娘好不紧张,急忙上
 
前拉住儿子,变声变色地道:“儿啊!你可被伤了?两个凶恶的大汉,你怎敢就冲上去送死,可真是吓死为娘了。”
 
    李鱼急忙安慰母亲:“娘!你别担心,歹人已经逃跑了,儿子没事。”
 
    李鱼说着,目光一转,便瞧见一个妙龄少女,青萝衫子,明眸皓齿,姿容婉丽,与吉祥有五六分相似。李鱼这还是头一回大半天的正面看到她的模样,但只一看,心中也已明
 
白,这就是妙家的二姑娘妙龄了。
 
    妙龄也认得李鱼此时站在一旁好奇地看他若非她平时一副好吃懒做负姐姐的恶相也是个明媚可人的小美女。
 
    武家后门外依墙向两侧延伸开去,植着几行大树。树枝茂密.处,此刻暗伏一人,贴着树干,冷冷地看着后门前的热闹景像,正是纥干承基的拜把子兄弟李宏杰。
 
    大隋公主杨千叶与纥干承基秘密谋划,分别混入都督府,架空武士彟,直接从武士彟手中获得对利州的掌控权。纥干承基不知道杨千叶打算用什么样的法子,但纥干承基所用
 
的办法就简单粗暴多了:杀武家一人,再提着杀人者的人头前往武家投效,从而获得武家的信任。
 
    其实若能伤人而不杀人,以救命之恩入武府,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但纥干承基深恨武士彟,自然不会选择如此和平的手段。
 
    谁料,那个不起眼的养蜂人竟似有神助,他仿佛早就知道两个刺客埋伏在那儿,竟然提前一步救出了华姑,而且从他排布花田两旁的蜂箱来看,也似为此而准备。
 
    李宏杰藏身树上,本待两个刺客成功,便去回禀纥干承基,如今功败垂成,不禁恨得钢牙暗咬。已经惊动了武家,下次再想下手,谈何容易?李宏杰略一思索,便慢慢拉上了
 
蒙面巾,稳定而有力的手指也慢慢攥紧了背上的刀柄。
 
    面巾之上,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那凶狠的眼神儿紧紧地盯住了华姑,还有正笑摸着她的螓首的李鱼。
 
    两个人,他要一起杀!尤其是那个养蜂人,竟敢坏了承基将军的大计,必须得一刀枭其首级,方泄心头之恨!
 
 第036章 神棍出世
 
版权所有:北京pk10腾龙计划,北京pk10腾龙计划网站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